Fork me on GitHub

不再从事相关编程

原来除了做个码农,还有那么多有职业可选择,在网上搜索下职位又到知乎了解下情况;即使闲职被关系占据其中,但还是有不少可选的。技能和学历都是大街众人水准,现已供过于求又太过执着于开发导致失业,浪费了时间和金钱还有就业到好的岗位,简直白费生命。

认了比自己还小的“姐”到富士康做普工,学历不高、入世较早;待人处世与社会原则等方面比同龄校园大学生稳重成熟的多,当时对我来内心来说特别震撼。19岁,我还在旷课看动漫、打游戏、修电脑做个otaku,社交、旅行等方面真的等于零,我还没入世之前,跟个巨婴基本没差别。

好几年前在码农群里闲聊时,看到群友又被培训机构收了过万元的学费,就想做个收集培训机构的repo,当时还没有相关repo,且我维护翻墙项目真的太费时间,还要上班到很晚。失败了好几次没成功,那就当是借口好吧;现在又出现了同样的事情,而且这画大饼的智商税已经征收到2w以上,简直触目惊心。

综上,由此就开始重新做这相关repo并完善下去,令我意外和高兴的是:真的已经有人开始着手做这个搜集黑心机构的名单了。我知道已不在是一开始几乎是一人孤军奋战的感觉,这下我会轻松很多。于是遍开始研究这些吸血机构拉人的运作方式,与名单repo综合在一起并发表在GitHub上。

0%